九游游戏下载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13856234120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 > 九游手机游戏中心 >

从打造东方迪士尼到连年亏损 -ST长动面临终止上市危机

从打造东方迪士尼到连年亏损 -ST长动面临终止上市危机
  • 产品名称:从打造东方迪士尼到连年亏损 -ST长动面临终止上市危机
  • 产品简介:html模版 从打造东方迪士尼到连年亏损 *ST长动面临终止上市危机 炒股就看 金麒麟分析师研报 ,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文 | 桂小笋 舒娅疆 3月24日, *ST长动 (维权) 股价收于1.03元,年内累计下跌超过60%。自2015年实施重大资产

产品介绍:

html模版从打造东方迪士尼到连年亏损 *ST长动面临终止上市危机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文 | 桂小笋 舒娅疆

  3月24日,*ST长动(维权)股价收于1.03元,年内累计下跌超过60%。自2015年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以来,全线进军动漫原创及衍生品领域的*ST长动,即将梦碎资本市场。

  当日晚间披露的年报显示,2021年,*ST长动实现营业收入仅237.12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54亿元。

  2021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2021年度财务报告出具的意见类型为无法表示意见,公司触及深交所终止上市的相关条款。*ST长动将于2022年3月25日起停牌,自停牌之日起五个交易日内,深交所将向公司发出拟终止其股票上市的事先告知书。

  曾意气风发欲打造“东方迪士尼”

  *ST长动的前身为四川圣达,2015年通过资产重组的方式成功涉足动漫游戏领域,此前,公司曾手握“虹猫蓝兔”等知名IP,并因意图打造“东方迪士尼”而受到市场的热烈关注。长城动漫(*ST长动)、长城影视公司等组成的“长城系”一度在资本市场上风光无限。然而,近年来情况急转直下,长城影视已于2021年黯然退市,被“披星戴帽”的长城动漫也深陷业绩亏损、债务缠身、诉讼不断的泥潭。

  *ST长动在年报中指出,因受宏观环境、资金短缺、人才流失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业务开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旗下经营动漫板块以及动漫衍生产品(玩具)的东方国龙、湖南宏梦、上海天芮等公司处于歇业状态,年度销售收入仅100万元;旅游服务公司滁州创意园年度营业收入为零;游戏板块的北京新娱、宣城科技也处于歇业状态,无收入。

  截至2021年12月31日,*ST长动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合计为-10.35亿元,公司资金短缺,巨额债务逾期,承担滞纳金、违约金、罚款,尚有9.51亿元债务本息逾期未归还。

  查阅公司重组完成后的历年业绩可知,2016年,在公司宣布全面转型文化产业的会计年度里,净利润出现亏损,*ST长动的解释是:四川圣达焦化有限公司停止生产,计提了土地修复费,固定资产减值准备,员工补偿款;资产减值损失相比较上年同期增加;公司主营业务发生重大变化,公司相应调整了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的计提比例并对与原主营业务相关资产进行清理等。

  2017年,*ST长动的业绩短暂回暖,实现扭亏,然而,这也只是“昙花一现”。时至2018年,版号政策发生变化,*ST长动储备的独家手游产品未能在2018年上线,公司业绩再度亏损,并被非标,审计机构提及,公司旗下部分子公司业绩对赌到期,公司推行的激励政策在2018年已经开始实施但是还未体现出理想效果,个别子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导致审计评估时商誉减值计提数值高达3.27亿,是公司2018年产生亏损的重要原因。到了2019年,*ST长动经营基本面迅速恶化。而业绩亏损的过程,也是公司各种潜在危机发酵的过程。2020年,其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净利润亏损2.03亿元,且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公司2020年年度内控审计报告意见类型为否定意见。

  手握知名IP产品,又拥有资本平台,最终的结局却如此惨淡,这让*ST长动的投资者唏嘘不已。

  从行业发展情况来看,易观分析品牌零售行业中心研究总监李应涛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公司所持IP创作历史较久,缺乏统一的机构运营制作,导致内容和形象多样,呈现多而散的局面。此外最大问题是IP制作与下游IP运营、衍生品等脱节,协同性差。“例如,日美IP在内容制作时就已经在衍生品方面做出了相应规划,所以IP形象利于衍生品制作和传播等。还有其他问题,包括沉淀不足、持续性差;短期主义也让从业者更注重当下变现,缺乏长期规划等。”

  综合来看,在打造内容、商业、衍生品、线下乐园等产业上,国内目前仍未有成熟的模式,李应涛认为,主要还是产业发展阶段的原因,当前中国IP产业仍处于发展前期,由于消费力不足等导致该行业发展相对滞后、产业链脱节、行业规范不足、政策缺位等。“真正爆发也才几年时间,企业还未形成足够的能力积累,因此无法打通各个产业链环节,进而形成明确而完善的商业模式。”

  自救也难改变结局

  在退市危机渐近的情况下,*ST长动也曾采取行动想要“自救”。仅在2021年,上市公司就迎来了“振兴系”和大洲娱乐两任实控人和由他们分别带领的高管团队。遗憾的是,他们都没能扭转局势,改变公司退市的结局。

  有私募人士曾表示,*ST长动早前实现资产重组一定程度上是借力当时国内相关影视文化政策和动漫概念的东风,公司自身主营业务的基础并不十分扎实,也缺乏更多能够支撑其长期成长的IP或内容资源,因此持续成长性受限。

  中国本土企业软权力研究中心研究员周锡冰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本土的原创类动漫游戏企业具备较多发展优势,比如政策的鼓励和支持、行业生态体系构建中的协同共生优势等,企业有较多资源可以对接,但是*ST长动此前通过资产重组和收购等方式介入行业,虽然购买了资产,但是如果没能留住核心主创人员,这对企业发展来说意义不大且没有可持续性。“文创产业特别是在动漫这一部分,目前是处于战略机遇期。但是如何经营好自身业务、做好产品,不同的企业会有不同的解读。”

  李应涛也介绍,凯时国际凯,IP制作非一蹴而就,企业应有清晰的发展路径,当前核心仍是不断提升产品开发设计能力,进而通过渠道扩张实现销售规模变现,以此来吸引优质IP的合作,有了规模基础也才能不断强化IP原创制作。

  此外,由于此前已被查明存在定期报告虚增净利润,未按规定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仲裁等违法违规内容,*ST长动还面临着投资者索赔。

  2021年10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投资者诉长城动漫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根据判决结果,投资者胜诉。目前,长城动漫已经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二审还没开庭。此外还有部分投资者也发起了对公司的索赔,相关诉讼尚未开庭。”

  对于面临着终止上市危机的*ST长动而言,想要“东山再起”已困难重重。

相关产品: